首页 / 杂文

前公司同事被“离职”了,原来,中年危机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

生活杂记 2021/01/25 11:10 319

前两天,上个公司的一个同事找我聊天,说因为疫情的原因,公司经营不下去而解散了,他瞬间失业,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嘛。还背着房贷,一下子没了收入,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,问我有没有什么项目可以介绍介绍,不然过个年都不安心。 认识他的时候是16年,挺实在的一个人,人挺好,就是没什么上进心,每天都是得过且过的

查看详情

一件找不到的外套

大梦一场 2020/12/22 10:30 420

很模糊的场景,家里,原来的泥房。外面有点冷,我身上穿着一件羽绒服。老爸在厨房说要我跟他一起去地里干活,我想穿着羽绒服干活会很不方便,想去换上那件买了很多年的有点旧的薄外套。 从厨房去到房间,需要经过院子,院子里关着一群小鸭子,路过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,发现窝里好多水,鸭子都没有干燥的地方可以休息,我

查看详情

那年雨季

生活杂记 2020/12/16 10:20 481

雨一直下在我心上,让我无法不想那些丢失的过程,一如风雨不曾带走我的忧伤,一如时光不曾留下我的痴想,我目送一个人离去,无花无歌。 ? 恍惚间,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从脚底溜走,一年时间,说快不快,说慢也不慢,当拿起手机再次拨下这熟悉的号码时,却有了些许的陌生感,然而电话那头迟迟未接的主人去让我感到了丝

查看详情

平淡的日子,总容易刻在记忆最深处

生活杂记 2020/12/01 09:06 434

那天晚饭,跟平时不一样,因为外婆煮了一碗面,里面还有一个我最喜欢吃的鸡蛋,我以为是什么日子,好开心,有面吃,还有鸡蛋。坐下来的时候,外婆跟我说,今天是你生日,给你煮了碗面,我和你外公跟你一起过,愿你健健康康,快长快大。那年,我8岁,那是我第一次过生日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生日这个日子。 靠墙的米缸上面

查看详情

看不清的人,找不到的刀

大梦一场 2020/09/22 15:07 523

第一个场景应该是大学时的军训,记不清了,就当是军训吧。军训快结束了,教官带我们一起云玩,但我们不知道要玩什么,教官说,那就一起去玩个游戏吧。但是什么游戏教官没有说,先让我们体验一下。游戏场景是一间屋子,一间会晃的屋子,体验的时候晃得不严重,可以接受,体验了一会,教官说可以了。然后给我们发一个张游戏票

查看详情

从今往后,所有的相见皆是偶遇

大梦一场 2020/09/21 10:02 453

她,很熟悉,但却想不起来应该是谁,也看不清脸,我们也一直保持着基本的联系。有一天她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突然间想你了。看着她发过来的信息,我想了好久,回了一句:好巧,我也想你了。然后,记不清是什么过程,我们见面了,就在她宿舍,应该是第一次看到她,发现她左手有点问题,没等我问,她说这是先天性遗传的,没办法

查看详情

正是因为从未拥有过,所以才格外珍惜

生活杂记 2020/08/28 15:16 453

前两天跟一个老同学聊天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请假上面。她们公司一周只有周日休息一天,她要去医院做个检查,要等到周日休息那天再去。我问她,就一天时间那么赶,为什么不请一天假。她说请假要扣工资,还有这个月的全勤也没了。虽然只有200块,但是自己工资不高,所以不敢请,也正是因为自己工资不高,才显得200块格外

查看详情

信息爆炸时代,丧失的是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

生活杂记 2020/08/18 08:45 445

昨天在老板家吃完饭,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,他女儿突然问我一个脑筋急转变问题:什么数字,去掉后面一个是六十,去掉前面一个是十六。当时我在想,去掉一位之后还剩两位数,那这个数本来应该是三位数,但想半天没想明白,都没想到有哪个三位数可以符合这个要求的。后面她说起答案才转过来,原来真那么简单,只是我已习惯用平

查看详情

看天边月起,听田间虫鸣

生活杂记 2020/08/10 22:09 485

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,一个人看天黑,看天边月起,听田间虫鸣,无灯,也无声。 一个人呆久了,慢慢的就不喜欢热闹与喧嚣,想逃离,想躲避。只有黑夜席卷而来的时候,才能感到片刻的宁静,也许黑夜才是孤独最好的伙伴。这个夜,想家了。。。

查看详情

难得周末半日闲,西湖边上逛两圈

生活杂记 2020/08/03 15:12 430

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 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 上学时候,受杨万里的影响,总想着趁初夏荷花正开时去西湖看一看诗中的“接天莲叶”“映日荷花”是如何壮观。 正好周末双休,于是决定开车去西湖边逛一逛,当时在家没有看天气,到了杭州才发现那边下雨了,一直等到下午才出去。应该是去得太

查看详情